亚搏娱乐网站
个人资料
春江青云
春江青云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950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闲登小阁看新晴

 

 

往来人
亚搏娱乐网站
(2012-09-20 15:58)
标签:

杂谈

分类: 停云阁秋思

入秋后,北京就变得清爽起来。有淡淡的云,但天空看起来却是更加澄澈。傍晚骑车回家,街灯次第亮起。路上很多人在等公交车,前边骑车悠悠的背影,路边的人缓缓前行。风吹在脸上,清凉舒适。
    晚凉时节,我想喝一杯啤酒,要冻的很凉。

 

周日志超办了婚礼,是家里十多年来最重要的事。志超自道“观音像下许平生”,如今终于得成正果。双方父母头次见面,看得出都很高兴。周一志超调休,陪父母逛了前门、天安门、故宫,照了三百多张相片,父母很高兴。不过他们还是放心不下家里的鸡狗和买卖,周二便回家了。

周一晚上父亲和我开玩笑,“你看志超都搂着媳妇儿睡觉了,你还不抓点紧啊”。我说,“我谈过好几个对象了,谈不成我也没法儿啊。”志超结婚,了了父母一大心愿,也给我解了一大烦恼。母亲长期为我的婚事犯愁,去年她找瞎子给我算命,据她说瞎子说的都很准。后来问到我的姻缘,瞎子缓了缓,说“缓慢呐”。
    志超已经结婚,瞎子铁口金断,母亲也多少知些烟台旧事,自此也不怎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分类: 英伦行旅
伦敦城里是鸽子的天下。教堂、广场、街道都是它们的地盘,甚至在利物浦火车站(liverpool station)里,这些鸽子也在乱糟糟的人群里,施施然的走来走去。
这儿的鸽子完全不怕人,或许是因为英国人不像天朝子民一样精通厨艺,不知道有几十种方法可以将鸽子制成美味。我有时甚至刻薄的想过,是因为它们不懂各种动物的制馔方法,才大力的倡导动物保护。西班牙人就不在鸽子上纠结,一次在西班牙的馆子吃饭,点了一个奶油鸽子(forest pigeon),味道还不赖。
鸽子看起来温婉娇弱,很招人喜爱;但它们有个非常不好的习惯,到处拉屎。环境虽然弄脏了,但鸽子不还能打杀,于是教堂墙上檐角柱头,都插满了细细的铁丝——让可爱的鸽子无处落脚。

伦敦城能看到的都是灰鸽子,据说白鸽被乌鸦攻击,无处安身。然而乌鸦虽勇,城市却不是它们的天下,它们长得太黑,叫的还很难听,城里人容不下它们——以貌取鸟,这点伦敦不如帝都,乌鸦是紫禁城的主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27 21:55)
标签:

杂谈

分类: 人世间

青年男女聊天,喜欢用叠字来表达情感,比如小伙爱用嘿嘿,哈哈,姑娘喜用嘻嘻、呵呵,懂得撒娇的姑娘还会用哼哼、呜呜,更上层楼的还善用句尾叠字,比如吃饭饭,睡觉觉。

我是少年老成。彼时聊天,也免不得打些象声词来描摹笑意,但却仅限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因为当时觉得,“嘿嘿”、“呵呵”这样的词,是给小闺女小伙儿撒娇起腻用的,岂是我这种“年龄”该用的。

那个时候,似乎没有经过青年就已老去。何以证之?二十岁做过数次心理年龄测试,测得四十岁上下。

何曾想我心态越来越年轻?何以证之?再做心理测试,已经年轻到三十二岁。想起今年春天那次相亲,女方通过中间人说我不够成熟,其来有自。

 

上边的文字算是引言,因为我对“呵呵”二字感兴趣。

有时感觉“呵呵”这个词儿是个宝贝儿,却不是我的;想拿来用,却有做贼般的感觉。

直到看到东坡先生的尺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26 17:01)
标签:

美食

分类: 食髓知味

周末志超回建昌,遂决定买点猪大肠炖来吃。
    菜市场有专门卖猪下水的摊位,摊子上摆着猪肚猪肺,一个塑料盒子里码满了大肠,看来能有几挂。我说买副大肠,挑粗一些的,老板带上手套捞起一根,捯进塑料袋里,看起来两米有余。以前在超市买的大肠,不管生的、熟的或者半熟的,大多是胳膊长的一节儿,没曾想过一副大肠会有这么长。另外,超市买的大肠都比较细,或许粗的部分被截下来单卖。
    肚子大肠拿到家,用凉水泡了半天,然后在水龙头下反复冲洗。考虑或许偶尔客来可能用到,又特地加入面粉洗了一遍。煮的时候很简单,只是白水加姜片,开锅的时候打打沫子。一直用大火,汤色奶白,只是腥味儿太重,无法做他用。大概煮了一个半小时,大肠用筷子一扎便透,便停火。
 
    大肠的味道很独特道,不喜欢的人觉得臭烘烘,闻之欲呕,志超便是这样,所以炖大肠得趁着他不在家的时候。饶是如此,晚间志超从家里回来,进门便说,大肠——而此时我已经熄火最少两个小时了。
    但有很多人喜欢吃大肠,且有很多人持论,洗的太干净,就不好吃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3 12:05)
标签:

杂谈

分类: 故乡见闻
    儒家对鬼神没有明确的态度。夫子讲“敬鬼神而远之”,似是避而不谈。但儒家对死去的先人极为重视,强调“慎终追远”,要“事死如事生”。
    祭祖这件事,是需要仪式的,祭神如神在。以前家里信鬼神的时候,在祖宗牌位处,常年挂着一副对联,联曰“祖德千年远,宗功万世昌”,横批为“如在其上”,便是祖先如在其上。彼时过年是要祭祖祭灶的,上香烧纸摆贡品,行跪拜礼。严格的仪式能增加敬畏感,幼时我代奶奶给天地祖宗磕了许多头,不过神圣感却是逐年递减。
    现在,春节、清明两节,我和志超是要去上坟的,算的上是一种仪式,不过却不庄严,但也不是敷衍。奶奶和老姑奶活着上坟时,除了摆贡品、烧烧纸,是要哭坟的,坐在坟前,哭着倾诉想念,问他们在阴世的情况。这件事我们是做不来的,一抔黄土,能有什么神明。祭神如神在,爷爷奶奶活着之时,我也不会絮絮叨叨、连哭再说。再者说,奶奶去世已经十多年了,如有神明,也已经转世投胎了吧。
 
    清明的祭祀,主要是填坟。每个坟头上都要见见新土,代表家里后继有人。我和志超拿着铁锹、带着贡品来到坟地。一个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3 12:03)
标签:

杂谈

分类: 故乡见闻
 听母亲说,后院张生老爷子到东北养老,张玉宝把房子卖了,卖给了高云,马上要盖楼房了。
    “那房子卖了多少钱?”
    “八万。”
    “值那么多钱?咱们南头那房子一共就卖两万块钱。就是把道边也不知那么多钱吧?风水好吗?”
    “好啥啊。你老姨练气功那会儿,领个尸婆子上咱们来。那会儿刘素焕还没跑呢,说给她们家也看看。那尸婆子眯着眼就就摸,说这是院子,这是正房。别不信,她也没去过张玉宝家,我跟你老姨把他直接接过来的。她眯着眼睛,那手就在炕上划拉,说这是啥啊,正房不是正房,厢房不是厢房,赶紧拆喽,有这个,炕上总有病人。可不是,张生老娘子在炕上摊了多少年啊。“
    “哪个房啊,我咋不记得了。”
    “你不记得了,他们房后边不是有个棚子。后来不就拆了。”
    “前些日子拆房,挖地基。来个钩机挖,我眼瞅着的,挖出来一个石头像,没脑袋,好像个猴子,上边还有字儿。好几个人都看到了。”
    “埋这个好不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3 12:01)
标签:

杂谈

分类: 故乡见闻
母亲养了两只鹅,一只白色,一只灰色。
    开春儿当院做畦种菜,鸡鹅不能再散养,就在月台下搭了鸡窝、鹅窝。上午阳光很好,给鹅窝的水坑里放满了水,因为我在上边看,两只鹅怎么也不下水。
    母亲正好在当院,我说妈你怎么买了这么两只鹅?
    母亲说,“去年不是买了几个小鸡儿嘛,都让黄鼠狼拉去了,给我心疼坏了。听人家说黄鼠狼怕鹅,就买了俩。”
    “黄鼠狼怎么还怕鹅呢?”
    “有人说黄鼠狼怕鹅放屁,一听鹅放屁就软了,看着鹅就绕着走。反正买了这俩鹅以后,鸡就没丢过”。
    “你花多少钱买的?”
    “还说呢,买上当了。花五十块钱买的,在市场上卖鹅的说,那个灰的是家鹅跟天鹅配的,要三十五;那白的就是家鹅,十五。一个十五一个三十五,一共花了五十块钱嘛。买上当了,这灰的就是家鹅,根本不是天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30 12:02)
标签:

美食

分类: 尘世难逢开口笑

一桌好的家宴,天宜假时,客需交厚,菜要良美,器必精洁。我之客人,尤需善饮。

周六早上时近九点,拉开窗帘,阳光满屋。去菜市场买菜,鲈鱼一尾,去鳞开膛,扇贝六只,剔壳去沙。青嫩苦瓜一根,紫芽香椿一把,尚配有豆腐一块,菠菜半捆,黄瓜、辣椒数条。

我有肉蘑,昨夜已发;又有蜇皮,洗净待用;且有干贝,加入葱姜料酒,上屉蒸松。鲈鱼涂盐,加绍酒去腥,放置一旁;翅中翅根趁冻,各斩为二,砂锅盛水解冻。

黄瓜切丝,苦瓜切片,青椒切粒,菠菜切段。炒锅沸水,苦瓜入锅,莹润便捞出,香椿下水,翠绿即起锅。

香椿切末,豆腐切丁,香椿拌豆腐,正是应时之物。

黄瓜与海蜇凉拌,撒入椒粒,颜色相宜。

咸鸭蛋黄两支研碎,散于翠绿苦瓜之上,两物相和,翠黄宜人,且瓜不苦,丹不咸,为佐酒良品。

数日之前,买猪前肘,猪蹄四,排骨一副,炖好之后,剔骨装入饭盒,以二十四斤哑铃压之。一日夜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故乡见闻

   
    回到故乡,已经临近年关。傍晚的村路上,家家张灯,户户结彩。暮色里炊烟四起,空气中传来炖肉的香气,路边洒落着鞭炮的碎屑,到处都是节日的气息。
    刚进门,花花——家里养的黑狗就跑了过来,摇着尾巴,腻在我身上撒花儿。母亲放下菜刀,过来接我的行李,“你不是说天黑才到吗,我还打算过一会儿去接你呢。”看到我回来“早”了,母亲口里埋怨,笑的却很泰然。父亲赶集未归,我走进堂屋,菜板上是剁了一半的公鸡,灶台上摆着炖好的猪蹄,锅里炖着肉,蒸汽升腾着牛肉的浓香。
    晚间父亲回来,面色黑黄,不住的咳嗽。他感冒多日,但腊月大集一年中利润最丰厚,他舍不得休息。大夫说感冒长时间不好,现在可能得了心肌炎,我劝父亲去输液,他说终于忙完了,明天就去。父亲今年五十三岁,可日复一日的赶集卖货,风吹日晒,他头发斑白,满身尘灰,看了像老头了。大学时写“芳树花枝红,老夫鬓发斑”的时候,尚是为赋新词,如今这场景却真的在眼下了。
    过年这天上午,父亲去诊所输液,回来面色好了许多;母亲上个月在市医院治疗心脏早搏,现在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08 07:57)
标签:

杂谈

分类: 奏流水以何惭

荆 
 斜光照墟落,穷巷牛羊归。
 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荆扉。
 雉雊麦苗秀,蚕眠桑叶稀。
 田夫荷锄立,相见语依依。
 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
        ——王维.渭川田家
   
    人们的幸福感来源于比较形成的优越感,因为长短相形,高下相倾,所以长寿高官才更有幸福的理由。在一半的意义上讲,幸福建立在别人的不幸之上,不管承认不承认,它实是如此;在另一半的意思,幸福来源于对自己选择的认可,能别人所不能。

田园诗人的幸福,根本上,未见得是田园与民风,而更可能的是对于其自身敢于放弃仕途而扎根田园或者奔赴田园的勇气的认可,这种自矜自赏,是田园诗人的精神支柱,这种或言或不言的意绪,弥漫于他们的诗文中。

陶渊明是中国田园诗人的鼻祖。苏东坡赞赏陶渊明,因为他“欲仕则仕,不以求之为嫌;欲隐则隐,不以去之为高”。如许旷达通脱的境界,让人仰止。陶先生果真如此吗?也未见得,陶先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亚搏娱乐网站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