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娱乐网站
个人资料
莫子瞬
莫子瞬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975
  • 关注人气:1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我和你一样,都是诚实的人,看不见回来的路。
敬告读者

转载请注明出处,如将本博作品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请事先告知!

信箱:zhizixin123@163.com 

 

剩余价值

莫评论

时事评论,深度解读

我的“生存焦虑证”系列作品

现代人的生存与焦虑

寞子瞬诗评论

诗歌等文学评论

寞子瞬笔记壹

个人语录

寞子瞬笔记贰

个人语录

诗歌选登


十亩之间

 

十亩之间兮,桑者闲闲兮,

行与子还兮。 
十亩之外兮,桑者泄泄兮,

行与子逝兮。 

 ——《诗经》·十亩之间

大千世界

国学论坛

诗边界

中国诗人论坛

小小说月刊

诗流向

北美枫

诗歌报

界限

中国艺术批评

人民文学

诗歌月刊主页

诗选刊

子归论坛

诗生活

女子诗报

诗歌月刊

岁月

左岸

访客
亚搏娱乐网站
亚搏娱乐网站
置顶: (2015-01-15 15:33)
“触摸人心的边缘,才知世事的辽阔”
欢迎关注我的人移步上述公众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07 22:22)

工作日

 

沥青在后厂村自杀了

我们不得不

从这个黏糊糊的工作日里

分离血肉及灵魂

汗水已在预谋

让咸遁迹于透明

 

大堵车从清晨开始

时间盘旋不散,企图勾兑你我

但你的车,我的车

还是如硬糖

 

好在

过了二十三点

路边的树就在月下织起影子来

偶尔路过的汽车,像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0 19:13)
标签:

诗歌

离别

分类: 东山伐木◈诗歌优选
火车是平放的食物链
他们吃软的空间,吃得人挤人
吃硬的时间
刚开始有滋味
到最后是话梅核
他们吃
一节车厢一节车厢地吃
一排座位一排座位地吃
硬座,软座,45元的盒饭
比米饭还软的别离
他们吃对面人的瓜籽、苹果、枣
以及寂寞
吃得只剩彼此
他们吃天津西
吃沧州、济南
吃桌子上的水杯
架子上的行李
两侧的车窗
他们吃了窗外不知哪里的风景

列车摇晃臼齿
很容易吃到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8 17:02)
标签:

杂谈

       文/莫子瞬

       平时我们不相见。我要陪妻子看电视,她要给丈夫烧饭。时机到了,我会在楼下遇见她,她咚咚咚跑上楼,我咚咚咚追上去,气喘吁吁,像是不停打气泄气的气球,一直升到顶楼。在那里,我们抱成一体,大喘着气,把楼道里的空气吸个干干净净,心想,整座楼的人都窒息才好。

  这是从一到三十层的塔楼,陡峭、盘旋的楼道里岑寂无人。她不告诉我住在几楼,也不问我。这是我们的秘密,闭着眼,从一数到三十。她会走到楼道口坐电梯回家,打开门,对丈夫说点无关紧要的话。她本该走得干干净净,但这一次她把一袋蔬菜落下了。我提着它们回家,妻子看见我,惊讶地说,怎么买了这么多菜。晚饭,妻子来了兴致,她炒完一个菜,喊我,把芹菜择一下。又炒完一个,又喊我,土豆皮削掉。够了,我说,摔门出去。

  晚饭,一桌子的菜肴够四个人的份量,像是除了我和妻,还有她和夫。见鬼,我给妻子夹菜,筷子在空中抖了抖,变得轻飘飘的。妻子捂住碗,用狐疑的眼神看着我,你干什么?我给你夹菜啊,说着,我看了看了手里的筷子,它什么也没有夹住。从两根筷子形成的缝隙里,甚至有冷风嘶嘶吹来。我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4 14:17)
标签:

杂谈

    夜里,她不停地翻身。她感觉腰臀之间有些沉重,像是被人揪了两头的沙袋,中间耷拉下去。仔细琢磨,那种感觉又不像附在身上的。她转过身,幽怨地看了眼旁边酣睡的老公。这几天夜里,老公都会翻来覆去折腾她。他让她跪在床上,高高撅起屁股。每次照做时,她都把自己想象成了一辆陷在泥坑里的汽车。使劲,再使点劲,她对丈夫说。

或许就因为太使劲了,她揉了揉那个感觉异样的位置,是尾骨。它藏在两块臀大肌之间,像是位于河口分叉处的石头。她手顺着这小小的凸起,一直往上,一直到肩胛之间再也够不着为止,她一节节地按压这脊椎衔连着的隐秘河床。后来,她又反转了手臂自上而下按压了一遍。再按到尾骨时,她感到那里明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1 13:55)

文丨莫子瞬

他从黎明的山坡上走下去

背负黑暗,如行囊

清晨的泥土多好闻

甚至如早餐

确实喂养了青草

青草又献给了牛羊

牛羊任人宰割

?

快三十年

他一直走下坡路

食物经过口腔

陷进食管堕入胃囊

进入肠道后

又归还自然

?

也许,还能做点什么

于是,他停下来,呕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0 09:40)

我的人生,刚开始是在和无聊做斗争,之后慢慢变成无趣,如今已是漫无边际的无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个题目讲起来是个挑战。我从来不觉得获取灵感是什么艰难的事情,我有自己的兴趣点,当生活和阅读中的事物撞到这个兴趣点时,灵感就来了。我想起以前的一位同事,他毕生没有说死过一句话,整天在“也许”“或者”“可能”“如果”“当然”“但是”这样的词汇里打转,谁也不得罪。我想他是一个词汇中的套中人,一个谨小慎微、深谙为人处世智慧的人,既可能成为罪行的帮凶,也可能参与到好人好事当中来。而从本质上讲,行善行恶并不是他的目的,他只想早早觅好退路。他在正反两方都投了一票。我想有机会写一下这种人,从某种程度上说,我是这样的人,我们大家或多或少也是。

  我不记得是谁说过,世间无不可写之事。灵感如此多,有时让我难以应付,像驴在两捆草之间一样焦灼不安。我还记得另外一人说过,应该是一位中国作家说的,大意是不要害怕灵感丢失,丢失的也就算不得什么灵感,在几个月甚至数年之后,那个还缠着你的念头,就一定是你非写不可的命题。我非常认可并钦佩这种说法。我发现大多数的灵感来得快去得也快,但总有一两个像是可怕的兽,在你腹中暗自长大,直到撑得你难受。我今年出版的小说《下面,我该干些什么》,起源于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8 16:49)
标签:

情感

分类: 南门听竹◈小说故事

  
文/莫子瞬

  想过跳楼吗?

  夜色渐深,夜行的人叫上一辆出租车,闭上眼,车速和困意赛跑,司机此时却问:去哪?

  '去附近最高的建筑'。司机莫名奇妙,但出于职业习惯,他还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城区、立交、街道,直到某一幢高楼。

  嗨,就是这了。车子在并不光彩的夜里,扭了扭屁股。司机师傅想好了,却又不安了。'去做什么?'他透过内后视镜看见一张掩在阴影里的脸,自然看不透表情。

  '可别想不开啊',司机两只手握紧方向盘,脑袋却尽力转了过来。车子从公路右侧斜插向左侧,甚至压到实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8 16:40)
标签:

情感

分类: 北门饮水◈散文随笔
文/莫子瞬

  朋友告诉我说,初中时候读到一本书,又怕又喜,可惜最后还是惧怕父母看到而罢看。这本书就是贾平凹先生的《废都》。

  之于我,那是七月初的几天,我在老家的木头沙发上躺下来,用一只抱枕垫了脖子,仔仔细细地看完了。这本书性描写颇多,写到这里那里,倒也没有超出我的想象。看得厌了,总要在翻书时'快进',也是一种劳累。

  好一个滥情的庄之蝶(小说主人公),小说里出现的女人,十之八九都与之有染。性是这部小说的一个引子也是噱头,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产生好感,性可以是一种基调和潜台词,也可以是它们的全部。而这小说对性的寓意最值得品咂。

  闲人赵京五爱花,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2 11:22)
合租女客怪事

  去年夏,我在石景山与人合住一室,房分三间,租客亦有三。历经数月,住客渐散,房东则因外出未归,招揽租客之事便搁置下来。唯剩我独居。

  我下班时往往午后五六点钟,到住处时,则拖沓至七八点。此时,天色已暗,开门而入,房中伸手不见五指,常闻窸窸窣窣之声,不知所以然。待我摸黑移步,摁开客厅顶灯时,其声已止。环顾四处,唯桌椅、茶几、床铺偏居一隅,空寂之感不减。

  一夜,捧书而读,正酣处,客厅窸窸窣窣之声又起。至客厅,始觉响动或来自其余空房。我将耳朵凑在一处房门上,初时,声音模糊不清,少顷,便能听见稀疏人语,间或有笑声阵阵。不觉惊恐,唯感诧然:这空室之内竟别有'天地'!

  欲入,敲门而待,声音又止。未几,有脚步声响起,房门拉开后,一少女如天仙下凡,亭亭玉立,秀色可餐。唯其身上所裹睡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亚搏娱乐网站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