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娱乐网站
亚搏娱乐网站
更多>>
评论
亚搏娱乐网站
留言
亚搏娱乐网站
访客
亚搏娱乐网站
22
//var _bdhm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 : " http://"); document.write(("")); //

亚搏娱乐网站
置顶: (2010-07-29 06:35)
标签:

杂谈

 今天做实验的时候又发生了个小事故。接二连三的小事故不断地发生,我决定以后把出现的事故详细的记下来,给自己警醒,也给后人作为前车之鉴。之前的事故我是凭labnotebook和记忆记录的,具体发生的时间可能不准确,但是内容应能保证真实准确。

2010年某月某日:今天做methylbenzene的nitration反应,先用concentrated nitric acid和concentrated 制得混酸再加入toluene反应。反应结束后抽滤。在抽滤的时候,我要拔出管子和vacuum flask的连接,拔得时候flask一晃,混酸一下子洒到我身上手臂上。我深知混酸中nitronium ion的强氧化性,便立刻用大量水洗手臂,后来手臂没什么异常感觉,我边放心了。回到宿舍,发现整个衣服和裤子(厚裤子)沾满了小点,一碰就碎。那个衣服和裤子洗了之后,带点的地方全部碎了,成了无数个窟窿。   注意,下次把管子和vacuumflask连接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固定,而且要先拔fliter paper那块,再把管子那块。

2010年02月20日: 用LiAlH4(1.1 eq)还原Ester到alcohol。所用溶剂Et2O,25ml flask,反应温度0°C. 反应进行的很顺利,也很快,大约1小时候反应就结束了,monitored by TL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09 16:10)
前段时间哈佛的春晚上mengxiaoli上台讲了一些话,也什么重点,最后一句的祝词却跟我最近的想法非常接近: “try to be a more interesting person than you are now”. 
Interesting, 有趣。 除去communication skill不说,成为一个interesting person首先应该是要有足够的知识储备。但这不能仅仅只是自己专业上的专长,还应该是在自己专业外的各个领域都应该有所了解。不需要专长,但是至少在一些领域大概有一些了解。这个的一个人才能是一个完整的健全的人,而不是一个只能聊到自己的专业的枯燥无味的人。 Emily在她的给本科生上的化学课的第一节课上面,花了半个小时讲Le Corbusier 的Carpenter Center for Visual Arts 这个建筑的设计特点。虽然整个讲这个东西的point是告诉大家即使你不一定很喜欢或者很擅长某个领域,你需要学会去appreciate它。 Emily本科时最喜欢的课就是Art history,这在她讲这个建筑的设计的投入程度上很容易看的出来。
我从小在艺术上熏陶的不多。虽然小时候也学过舞蹈,钢琴和绘画,但是多是作为小孩子胡闹玩玩交差来做的,并没有真正的静下心来用一种品味和欣赏的心情去做这些事情。现在作为一名科学领域的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Walden pond cycling 2012-10-07

越来越觉得,骑单车真是个不错的爱好。大学的时候,常和Lewie在周末时一起骑车出去玩,去过北边的botanic garden,西边的oak park等等。 骑的车也是50美元买来的二手简易mountain bike, 倒也能应付的过来。Chicago地势平坦,郊区风景极好,也没什么车辆,很是适合骑车。骑车这个想法其实是 来源于之前看到的吴恒写的一篇日志,记录他用了50天的时候从复旦大学独自骑车到西藏布达拉宫的故事。我当时读到的时候,心中热血沸腾,恨不得当即也扛上驮包,一路骑行去西藏。第二次是我的熟人邓ym,也于两年前与另一驴友一起走川藏线骑上了西藏。一路上艰难困苦,壮丽河山,看得我好生羡慕。后来我便越来越关注骑行这一活动,发现在国内这项运动也在渐渐地壮大,川藏线的骑行攻略数不胜数。我自从开始了博士生涯,想着这五年内要多骑车感受周围的自然环境,也能锻炼身体。在这五年内骑行一点点增加难度,最后也一定要找机会挑战一次川藏线。

clip_image00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30 05:07)
标签:

杂谈

收到了abbott(雅培)的暑假实习的录取通知。
第一周没什么事情,这学段都是水课,尤其在第一周教授还没有回到校园很多实验课还没有开始的情况下,格外轻松。早上8点钟起床上了Stoddard的Mechanostereochemistry,这个整个领域几乎是他一个人建立的,牛逼程度可想而知。大一的时候他给我们ISP的同学做过一个讲座,介绍了自己,他生于苏格兰首府爱丁堡,本科,研究生博士都是在爱丁堡大学,后来由于在化学领域出色的贡献于07年被伊丽莎白二世授予英国骑士头衔,很是威武。这是在西北的第5门研究生课程了,只要大四继续跟教授做实验,那我只要再上一门研究生的课程就能拿到硕士学位了。虽然说没什么用,毕竟还是要读五年博士的,不会因此少,但是感觉还是挺好的。
上完课没什么事,玩玩三国杀就困了,吃个饭睡了会,突然有种垂死病中惊坐起的感觉!跑下床穿好衣服电话响了是Abbott打来的说祝贺你我们接受你的暑假实习云云,又顺便问了一些别的暑假排期,可是很着急(pushy),需要我很早就回复她,她恨不得要我当场就回复她...不知道为什么如此着急,实在是太不体贴(considerate)了,默克,amgen,罗氏公司的面试我都还没有消息,诺华,葛兰素,拜尔和BMS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29 12:18)
标签:

杂谈

春假回来埃文斯顿的时候零下2度,跟奥兰多的28度阳光普照自然是没法比,但对于前段时间漫长的冬季来说,已经是谢天谢地了,今天则更是升到了10度。早上十点上完唯一的一节课,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感受着芝加哥漫长冬季后的温暖,看来,春天来了。

没想到开学的第一周就忙起来了。一堆的intern申请截止日期接踵而至,周六又有Chicago area undergraduate research symposium,我的一些研究结果要做成海报展示,可是还没有开始做。

上完课上午跟他一直在聊天,聊完心里奇奇怪怪的,很复杂的心里状态,试图在百度谷歌上找到他,心神不宁的。晚上状态很不好,心神不宁的,跟Lubie约着背GRE单词,可是翻了几页发现心静不下来,甚是躁动。我一向觉得逻辑dominates all。 只是下午一直第六感发作,觉得有事要发生,我大概也能感觉到要发生的事。不知道心里什么感觉,有些惶恐有些不安有些欣喜有些可惜。abbott前天给了电话面试,一开始表现的还可以,可是说到后面有些得意忘形,就胡乱说一气,还把工业界痛批一番,真是不想活了。

电脑坏掉了,耳机丢掉了,摄像头压扁了,鼠标失灵了。要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31 10:16)
《神雕》是金庸射雕三部曲中的第二部,其余两部分别是《射雕英雄传》和《倚天屠龙记》。
我记得小时候神雕侠侣95版刚出来的时候,也是很早的几部大陆引进香港的电视剧,母亲是不让我看的,怕耽误了学习,而且她也不喜欢打打杀杀的武侠片,所以我从小就很少接触金庸的武侠小说,虽有耳闻,但却不知详情。 后来上大学了看了95版的神雕,甚是喜爱,暑假的时候看了《射雕英雄传》,直呼过瘾,于是趁这个学段闲暇至于,向图书馆借来《神雕》来看。
我借的版本是三联书店版,算是比较“正统”的版本,当时金庸独家给三联书店出版权,将三十六册的《作品集》悉数发表。金庸也专门为三联书店版本写了“三联版序”。现在流行最广的,也是我看的,是金庸在70年代修订过的50年代的版本。听说在00年左右,金庸再次修改了神雕,加入了大量感情戏,包括杨过与小龙女练功时候的情窦初开。最大的改动似乎就似乎讲尹志平的恶行坏成了甄志丙,金庸解释是尹志平历史上真有其人,虚构他的恶行,有损贤人形象。 详细的改动网上也有归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What do you care what other people think—Richard Feynman

This book is one of the few English books that when I read it, I don’t get drowsy. The book manly consists of two parts. The first part talks about Feynman’s childhood influence on his scientific curiosity and methodology and his story with his first wife Arlene who died of tuberculosis. The second part is about his participation in the presidential commission to investigate the accident of Challenger Space shuttle. The first part illustrated many examples in his childhood that how Feynman’s dad influenced his way of thinking science. You think straightforward and need to figure out why something happened. You always need to come up with some reason to explain something. This is especially “exaggerated” when he talks about the dream he had about Arlene after her death. In the dream, he said to Arlene that “you can be true, you’ve already died”, in the dream Arlene said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07 08:46)
标签:

杂谈

 

在前往机场的公交车上,除了司机,就只有我这一个乘客。司机是个加拿大人,来美国工作。今天阳光明媚,我起床也早,整个人早上也感觉神清气爽。平常呆在实验室里,即使外面再是和煦阳光还是风雨雷电,我也感受不到。现在坐在公交车上独自安静地欣赏窗外的风景,心里感到特别的恬静,宽广和舒适。 去机场的路都是在芝加哥郊区,一路上,一排排不高,但是别致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05 14:09)
标签:

杂谈

钱维宏说的很有道理啊,而且回答柴静的问题也很漂亮。
---”是为了要推翻icpp的结论吗。 
----“不是,我的工作不是为了要推翻谁,我的目标是要认识自然。认识自然就是要完成老祖宗的作业,老祖宗早就说了“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08 03:05)
标签:

杂谈

昨天向图书馆借来了《许三观卖血记》,再次把余华的这本经典读了一遍。第一次读的时候是在高二的上学期。同样,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篇章还是最后一个。是许三观老了之后,被拒绝卖血,走在路上,自言自语:'我的血没人要了,我卖了一辈子的血,现在没人要了,是猪血,只有油漆匠会要,我卖了一辈子的血现在没人要了...' 突然间许三观发现自己没有用了。一无是处了,以前在家庭有难的时候他用卖血将这个家庭救了一次又一次,但是这次,当他第一次想真正为自己卖一次血的时候,却没人要了。

根龙一开始教会了许三观去卖血赚钱,告诉许三观这人就是摇钱树,你不卖它在那,你卖了他也在那儿。教会他卖血钱之前要喝十碗水,卖血之后要吃一盘炒猪肝和一壶温热的黄酒。许三观于是便走上了这条卖血的道路。
几十年后,许三观遇到了来顺和来喜兄弟。他便将同样的内容教给来顺与来喜,连在饭店里的叫喊都是一样的。在这里,我似乎看到了一种传递。从根龙到许三观,到来顺来喜,再到后面的无数人。一种病态的赚钱传统就这样传了下来。

不卖血活不下去,卖血也活不下去。这不是饮鸩止渴是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天在校内上看到一个贴子,感触良多,文章是以一个计算题开始,假设妈妈能活到100岁,并且自己保证每半年回一次家,那么剩下看母亲的次数只有120次了。
 看完那个帖子,身体颤了一下。对于我来说,之后每年能回一次家就很不错了,虽然题目假设每半年算一次,但其实每次回去不可能只见一次,但即使不论这个,按天数来算,想想还在高中之前,自己几乎是天天见到母亲的。而这个计算题告诉我,其实如果我见母亲的数目是个定值,那我早就跨过一大半了。 想想还剩下的60年,我见母亲的时间可能比不上之前的5年,一种莫名的离别忧愁之感便涌上心头。
      从小跟母亲的关系要比跟父亲的关系好,可能是因为跟母亲在一起的时间久。父亲在我7岁那年去了广州读博士,读了3年,在我14岁那年去美国做访问的学者做了1年。一直在印象中很深刻的一件事大概是5岁的时候,那段时间母亲在北京进修,我和父亲在家,那天晚上我在画画,还是钢笔画,画着画着我就哭起来了,我自小的时候就很少哭,那次哭印象就很深刻,父亲就过来问我怎么了,我说我想妈妈了。
 正好这几天在看2001年香港拍的封神榜,里面将殷十娘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亚搏娱乐网站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