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娱乐网站
个人资料
冰夕去
冰夕去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731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大学:最后狂热的饥渴

(2006-06-24 02:03:59)

天知道我们最后会不会忘记理解的痛苦。

这是一句毫无意义的话。

为了今天下午的颁奖晚会(晚会?下午好不好?),我们把本来定于下午的事情都在昨天做完了。所以昨天一天都显得很匆忙。

两点我们陆续走进新大学生活动中心。在大活二十四根巨大的铁柱前,我们思绪万千。这是这所学校的特色:高架、柱子、玻璃幕墙、本无必要的空间浪费、千篇一律的建筑模式、豆腐渣工程……

我们像探讨哲学一样严肃:“这些高大挺拔的柱子是不是一种图腾崇拜?”

有三个半人表示同意。为什么还有半个呢?因为第四个人稍稍有保留地点了一下头。民主通常会在不经意间渗透到每个人的心中,遥远的欧洲城邦文化的遗留无时无刻不在重新焕发可贵的青春。现在我们学会举手表达观点——但是我们的举手还只停留在初级阶段,考证的结果是:这个阶段还要很久,用一直以来十分流行的话说:这是与我们的国情相适应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是多么基本的哲学政治学原理!举手初级阶段的表现是:为了举手而举手,或者为了“体现”民主而举手。

另外加入的一个人对我们所探讨的问题很感兴趣:“我颇为同意你们的观点,但是——”他说,“我有些疑问:如果这些柱子算是一种图腾的话,那浴园旁边高耸的大烟囱会不会更具有代表性一些?”

我们一想:诚然,有些时候我们的思绪常常不可避免地为一些表面现象所蒙蔽。于是我们垂头丧气地进入那个颇为富丽然而还是小气的会场。

与其说我们是来参加一个颁奖晚会,还不如说是来参演一场喜剧;与其说我们是因为毕业而来参加晚会,还不如说是为了一件衣服而来参加晚会。会前为了保证场面壮观宏大,组织者扬言要给与会每人发送一件印有毕业专门标记的衣服。这是一个诱饵,同时作为一种手段。我们乐于接受这样的诱惑,那怕衣服是去年剩下的陈品。事实证明:贪小利和顾大义经常可以达到和谐统一。这个结论让我很恶心。同时一个下午的经历深深地伤害了我纯真的信仰。

两点我们准时到达会场,才发现原定集合的时间是两点半。只好等。两点半后传来新消息,开始时间要到三点。这点不足为怪,在我们这样一个特殊的国度,通常集合都会在活动前半个多小时,这是为了给那些迟到的人留足时间,我们很能理解;问题是:当大家都明白了这个道理以后,原定开始的时间就不能准时了,因为迟到的人会把集合和开始时间继续向后推迟。果不其然,三点到了,一点开始的迹象也没有。大大小小的领导也在十五分钟以后才姗姗迟来。如果不是其间终于发来了旧衣服,稍稍安慰了一下群众受伤的心灵,可能局部骚动会扩大。

终于,终于,晚会开始了。

在舒缓怡人的音乐声中,晚会开始了。一位据说是国商院大名鼎鼎的美女来到前台,演唱了一曲《好日子》,其歌声尖厉而悦耳、无情而动人,引来满堂欢呼、阵阵喝彩。我们的掌声无情地献给了这位传说中的美人的衣服——她的衣服太漂亮了,玲珑剔透,如果可能会把她老人家装扮成为一个陀螺。观众太兴奋了,以至于忘记了由于晚会迟开引发的愤怒。

随着观众的呼喊,主持人上场了。据说这位主持人也很漂亮。当时我们可就不敢太过信任那些“据说”的人了,于是有人用相机镜头拉近和放大了这位美女。可能出于一个理性的故意,这位业余的摄影师弄出了一个小疏忽,他的镜头没有放大主持人的面孔,而是放大了她的胸部。“显然,”他说:“这件低胸的连衣裙布料要比刚下场的那位‘歌星’的好很多。”旁边的人马上信以为真,连忙报以热烈的掌声,这几声稀稀落落的掌声引发了众人的羊群效应,于是掌声在一瞬间响成一片,此起彼伏了。那个人很满意,他小人得志地说:“你看,这群大学生对美女的期盼到了饥渴的程度!”这句话部分直接地点中了我本文的题目。

下面的剧情更加热闹了。这个晚会的形式十分多样化,令人目不暇接。无论是歌舞编排、奖项设置、节目构架、主持穿插,明显都经过了组织者精心而业余的布局。说明人的确不愧为灵长类的佼佼者,就算不足三十的智商也能创造奇迹!奖项的设置以各种各样的花来命名——玫瑰、腊梅……组织者知道的花名可真多!为了做到政治上的平衡,这些人的确是煞费苦心,因为他们要把一次次曾经举办过的活动,或者发生的事件,用毫无关联的花名联系起来,并把它们肆无忌惮地颁发给各个院系。可是亲爱的,为什么我们迟迟等不到著名的“打碗碗花奖”呢?

晚会最为惹眼的形式要数中间不断穿插的访谈。惹眼?亲娘嘞,我们倒是觉得访谈主持人的高跟鞋确实有些惹火!这个主持人不太会穿高跟鞋,很明显,什么NIKEADIDAS,还有李宁,它们的营销是十分具有攻击性的,你看它们那些可怕的运动鞋把我们漂亮的主持人都折磨成什么样子了!因为运动鞋与高跟鞋的动力原理是完全不同的,以至于我们这位主持人为了控制住她那该死的高跟鞋,不得不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结果她走上台阶的时候显得像是一个玩具娃娃,全身都在一条直线上运动,机械、夸张,上帝啊,的确还有些可爱。

这个主持人明显十分崇拜鲁豫,还有许戈辉——拜托,我也很喜欢(崇拜?如果这个世上还有我所崇拜的人,用李老不死的话说:我只能照镜子了)她们,不过最近这两个人确实是有些老了,岁月不饶人啊!我们亲爱的主持人尽量保持着那种淑女的、优雅的、深辟入里却又不失幽默的访谈风格。可是亲爱的,她为什么老是结巴,还时不时放空呢?

这时我们的大师出场了。在大学,我们对于大师的期盼也是饥渴的。大师太少了——不,真的大师太少了。那些活跃在中国政治、经济和学术舞台上的大师们因功利而生,必然也因功利而毁,我就不要再提到他们了,适当的时候,我们应该毫不留情地把他们扔到历史的垃圾堆中,不要再想了,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该创造人类就创造人类吧。回到今天,这位大师——“据说”,不,好像应该是事实:他是真的大师,他那些不胜枚举的成就,还有对工作、对青年教育的赤诚热情,的确无愧于“大师”的称号。他声如洪钟大吕,他对我们亲切而有力的号召和勉励直到两个小时后还让人热血沸腾。可是拜托,为什么组织者、主持者要安排那么多的花招,问他那些毫无意义的问题呢?这看上去是一种刻意的炒作,我们耄耋之年的大师被人蒙蔽和利用了!

晚会最终在一阵解脱的欢呼声中“圆满”结束,因为它实在太冗长了,以至于为了平息越来越高涨的骚动情绪,不得不草草收尾。亲爱的,这让我们那些高智商的组织者脸往哪儿搁啊?!出门的时候有人还在到处流窜,他们找到刚才照相的那个人——没错,就是那个给我们“据说”漂亮的女主持人胸部一个十分清晰特写的那个人,说:“哎,刚才你拍的照片还在吗?”

那个人十分沮丧地说:“被我上头给删了,他说这不是艺术,有辱斯文!

这样找到他的人就变得十分恼火,他说:“什么垃圾!他懂个屁啊!”然后他发表了一段著名的现场演说,大意是:什么叫艺术?艺术就是在对现实事物理性的把握下,利用特殊的设备,运用特殊的手法,通过特殊的角度,准确再现事物的本来面目。艺术的责任在于抓住那些人们最常关注的、然而也是容易为其表面现象所迷惑的——事物本质,然后由外到里、抽丝剥茧,达到引人入胜、发人深省的目的。这就是艺术!那个垃圾都懂些什么呀?这样的照片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会不符合我们的艺术标准?切!什么垃圾!

演讲是在大厅外发生的,当时蜂拥过来的人很多,幸好我们这位伟大的艺术哲人声如响鼓,振聋发聩。当时里三层外三层的听众十分专注、目瞪口呆、瞠目结舌,最终恍然大悟。接着他们明白一件伟大的艺术品被一个不知名的垃圾给彻底扼杀了,于是集体掩目,现场一片悲痛。

后来他们只好相互劝解:“亲爱的,我们走吧,毕竟,晚会还是结束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亚搏娱乐网站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