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娱乐网站
个人资料
冰夕去
冰夕去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731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穿上袍子,像是进行一个神圣的仪式

(2006-06-25 17:03:54)

早晨起了个大早。五点半我们来到总理像前,准备开拍毕业照。

但是我们还是来晚了点,从总理像到南门,排着长长一队人马,穿着各个类型的学位服,正在等待开照呢。

我们也不例外。学位服穿在身上显得很宽大,但是为了穿着正式,我们从上到下都紧紧被包裹着,随着太阳升起,热得不行。而且我们也没有在主楼正门前照成像。天哪!这么多排队的人!天知道直到天黑会不会轮得上我们。于是我们只好站在侧面,远远地把主楼作为背景,而总理像,估计我们的学位照中是见不到他老人家了。

为什么所有人都会不约而同地穿上学位服,来到这样的地方拍照?

这是一个仪式。穿上袍子,显得很神圣,很庄重。这种庄重的事情,的确,只能在总理像前才能完成。即便不是如此,主楼也应该作为首先的一站,没有任何地方能够代替这里的神圣地位。我们这是一个神圣的仪式,它标志着人生一个时代的结束,或者虚荣地想:开花结果,这个时期终于完成。

有人把自己的父母也叫来了,他们在校园的每个角落留下自己留恋的身影。这同样注解着事件的神圣:你的父母辛辛苦苦养育、教育、培育了你,现在一个阶段完成了,你应该让他们看到、感觉到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对,没有白费,从你穿在身上的宽大袍子,他们感到自豪。

我们从主楼到东门,从东门到西门,从大中路到新开湖,从化学楼到经院。在每一个我们认为曾经留下过自己足迹的地方,都立住身子,神圣而庄重地用镜头定格。这个仪式已经超越了拍照本身,而且现在也已不仅仅是穿着学位服拍照那么简单,我们现在正式开始一个难忘而忧伤的告别。

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哪天,起个大早的,夹着一本自己曾经害怕的课本,到二主楼认真地上一天自习。这幢大楼从去年正式投入使用以来,我还没有进去过。听说开用不到半年,已经出现了裂缝,实在让人寒心。我们心爱的校园被那些弱智的领导人和建设者实在折腾得不行。

我一直想花上一天的时间,细细地走过我们曾经走过的每个角落,在一些关键的地方,矗立良久,或者至少停留片刻。我们不是为了迫使自己伤悲,而是为了加强记忆。想想人的一生,要经过多少难忘的时期,会有多少关键不可或缺的阶段!如果没有这些阶段,你也会是一个人,但是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或许你也曾经郁闷,曾经烦乱、曾经困惑过,但是人生如果重来一回,你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相同的路。

这时记起我们亲爱的广斌在那天的最后一次班会上流泪了。这事加剧了我们离别的哀伤。作为年级主任,广斌也许曾经为了工作打过一些官腔,做过一些形式主义的事情,但是班会这事我看不出一丝虚假,或者就算有些虚假我也不应该就此怀疑广斌感情的自然性。想想我们这是他所带出来的第一届毕业生,他在我们身上的确花费了不少时间。我们见面的时候叫他“老师”,实际他还是个学生,他也一直年轻,还有不少的轻狂。

偶尔我们拍照的时候也会做出一些机俏的、动人的,甚至是猥琐的动作,我们只是为了稍稍平复一些离别的忧伤。

写到这里,我还没有把这个仪式完成,但是因为已经语无伦次,只好就此打住,我得先去洗把脸,天知道无人的时候我的眼眶是否已经湿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五月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五月
      

    亚搏娱乐网站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